嬉皮运动,历史上的嬉皮士是怎样的?

1、历史上的嬉皮士是怎样的?

“如果你要到旧金山的话”

“请别忘了在头上戴几朵花”

当我们听到这句话,第一个想法应该是,为什么我们去就旧金山要在头上戴几朵花呢?其实这句歌词来自于美国1967年5月13日出版的一首热门歌曲——《旧金山》。这首歌不但吸引了很多美国青年参与到这场属于嬉皮士的狂欢当中,也陪伴全世界许多年轻人度过了那段迷茫的青葱岁月。

嬉皮士,这一群体从出现开始便饱受争议。人们在嬉皮士的身上安置了太多的标签:和平、自然、摇滚乐、反叛。在中国的教育理念中,嬉皮士一直被视为美帝国主义堕落、消极和颓废的象征从而收到主流意识的排斥,认为这是垮掉的一代。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嬉皮士运动受到诟病的主要原因是其本身三个最显著的特征:摇滚、和平和自然。但如果只因为这三个外在表现而全盘否定这项运动对整个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造成的深远影响,那么这种判断也是片面的。

嬉皮士作为那个年代美国时代背景与社会情绪的缩影,其兴起与消亡都深受当时社会和时代发展的影响。

一、嬉皮士运动的形成

嬉皮士的英文称呼”Hippie”其实就是hip加上ie的后缀,最开始是老音乐家给新一代年轻音乐家的一个绰号,美国的爵士乐手也喜欢把技术高超的同行称为Hip或者Hipster。

在1967年的夏天许多美国年轻人头上戴着花,听着《San Francisco》从各地赶往旧金山共同参与了一个名为“爱之夏”的大型行为艺术表演,标志着嬉皮士运动的正式爆发,这些年轻人大多出身于家境殷实的中产阶级白人家庭,并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一)嬉皮士运动形成的历史原因

嬉皮士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的60年代,然而在此之前,已经有类似的运动在萌芽。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美国,一群波希米亚人为了反对资本主义、消费主义和唯物主义等主流社会的文化而为人所知。但在当时这种运动多为文学性的运动,且运动的规模很小。

而随着60年代的到来,“嬉皮士”取代了原先的“垮掉派”,成为一种新的反主流文化。

与上一个年代消极避世的“垮掉派”相同的是,嬉皮士们也接触摇滚,同样的反对战争,蔑视现有的主流文化,对现代技术社会的规则阶级不屑一顾。但与他们那些越来越疾世愤俗,并通过毒品幻觉来逃避现实的前辈们不同的是,嬉皮士们所宣扬的核心思想不再是单纯的“叛逆”,而是“爱”。

这种爱其实有别于当时社会对爱的理解,嬉皮士推崇的“爱”在更大意义上其实是一种包容与和谐,那是一种,没有国界、不分种族、不分性别、不分信仰的爱。他们反对一切组织形式,反对现代社会加于人们身上的沉重枷锁。

(二)嬉皮士运动形成的时代背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借助战争以及战后的红利,美国的经济进入一个稳定的高速发展时期。随着工业文明的步伐不断向前迈进,到了20世纪六十年代时美国的中产阶级家庭在整个社会结构中占据了绝大多数。

现代的理性工业社会为这个年代的年轻人提供了非常优渥的家庭和物质生活,他们不必去辛苦劳作就能享受父辈打拼下来的丰富的物质财富。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心智的成熟,他们发现虽然他们的物质生活十分富有,但是在精神上却时常感到空虚和匮乏,他们希望去获得更高层次的幸福。

随着冷战的进行和越南战争的爆发,这些远离战争阴云的年轻人发现自己的父母师长为自己描绘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那场注定惨败的战争在大量的美国青年当中引起反思。

他们开始思考当时美国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种族主义、战争以及资本主义的压迫。

在现有的社会惯例和陈规教条下这群年轻人开始思考爱与生命,试着去接触理想和未来。但是在现实的冰冷和梦想的温暖之间,在丰富的物质条件和空虚的精神世界之中,他们感到迷失和痛苦。

他们通过音乐来对社会表达自己心中的诉求。

在那个混乱和迷茫的时代,嬉皮士们反对种族歧视,反对战争,他们是那个时代的缩影,是佛与魔的矛盾体。

二、嬉皮士运动的消亡

《左转》有言:“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嬉皮士运动就好像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留下短暂而绚烂的光芒。在1969年Woodstock音乐节达到顶峰后,嬉皮士运动在自身的迷茫中和外界政府的反对下,在传统的鄙夷下逐渐开始衰落。

(一)嬉皮士运动消亡的外部原因

当时间进入到20世纪的70年代,曾经的嬉皮士们开始步入而立之年,多年的嬉皮士生涯和经历使得他们开始正视和反省自己的价值观和思想,曾经充满理想的叛逆少年们开始与现实妥协。

与此同时,70年代的美国刚从越战的泥潭中挣扎出来,经济正遭受着战后地严重衰退。曾经的经济发展并不全面,还有相当一部分黑人民众依旧处于贫困之中,并且随着经济的衰退,这部分群体的人数也来越多。经济衰退带来的社会问题迫使这些嬉皮士们不得不面对原来不需要面对的物质经济问题。

爱游戏ayx(中国)官方网站

面对生活的考验,嬉皮士们不得不先考虑自己的生存问题。这导致原先产生嬉皮士这一群体的矛盾——丰富的物质生活和匮乏的精神世界这一矛盾正在转淡,嬉皮士正在失去生存的土壤。这一变化,再加上政府当局的血腥镇压,使得这场本来就没有组织没有领导的运动在轰轰烈烈之后迅速走向沉寂。

(二)嬉皮士运动消亡的内部原因

虽然外界因素对嬉皮士运动的消亡起了一定的推动自作用,但其根本原因其实是嬉皮士这一群体自身在堕落中走向了消亡。

首先,嬉皮士们发起的这场运动是自发性的,他们缺乏成熟的思想指引,他们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但迷茫的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没有去思考自己做的事情,是为了达到一个怎样的理想。是的,他们有着相同的诉求,却没有一个共同的愿景。

其次,享乐主义和早期浅薄的理想主义带领着这场运动走向分裂。

然而摇滚乐并没有凝聚反主流文化战士们的士气,反而使得他们成日精神颓唐,最终沦为娱乐的奴隶。美国学者威廉奥尼尔指出:“嬉皮士们原想以此蔑视贪婪麻木的社会却因此而为另一个更糟糕的社会打开了大门。”

尽管他们是为了将自己与主流社会区别开来,选择了堕落。在此,浅薄的理想主义开始面临选择:一边是走向真正的理想主义,一边是向着享乐主义中堕落。

从那开始,大量被原先反战斗争所吸引的青年转而被新兴起的享乐主义所吸引,从原先对“爱与自由”的诉求转向追求电视和汽车还无法满足的精神欲望。当大部分嬉皮士们不再为了追求自己内心的理想,而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欲望而为所欲为时,这场运动必然迅速的走向衰亡。

嬉皮运动,历史上的嬉皮士是怎样的?

嬉皮士运动的背后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青年反对当时美国社会价值体系的一场自发性的反叛。虽然嬉皮士运动随着曾经嬉皮士群体的消亡而远去,但这场运动对美国社会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却一直没有消散。许多嬉皮士的文化被主流文化所吸纳并对今天的社会也产生了许多影响。

可以说,嬉皮士运动其实是对20世纪中叶美国社会的一次唤醒。这场运动对美国社会的冲击,使得这个国家从安逸乏味和唯利是图的社会氛围中被唤醒。更重要的是,嬉皮士运动倡导的“爱”的思想,动摇了当时传统社会价值观众包含的“排他性”。

当一个社会形成一套成体系的价值观念时,也就意味着这个社会将对其他的文化形式和价值观念产生排斥。当这种排斥从文化扩散到其他领域,比如说人种,比如说性别,这将是社会矛盾引发的来源之一。正如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再到汉代之后的儒术独尊,两千年的王朝更替,而思想一直都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嬉皮士运动的发起,如果没有这场运动给人留下的思考,那么美国社会的价值体系可能会走向固化。嬉皮士运动倡导的“爱”虽然没有到来,但其蕴含的包容元素却为主流社会所吸收并传承下来,并以此影响了美国乃至世界文化与价值体系的发展。

[1] 早已死去的一场运动:嬉皮士的繁荣与衰落

[2] 嬉皮士运动50年:被嬉皮士改变的世界

[3] 嬉皮士——改变了美国改变了世界

嬉皮反主流文化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后来在美国各地发展壮大,包括数十万年轻美国人,在美国卷入越南战争升级的这段时期,这种反主流文化达到了顶峰,随着越战的结束,这种反主流文化逐渐消退。

嬉皮士运动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的60年代,嬉皮士们接触摇滚,同样的反对战争,蔑视现有的主流文化对现代技术社会的规则阶级不屑一顾,嬉皮士们所宣扬的核心思想不再是单纯的叛逆,而是爱,

嬉皮士是指通过公社式的和流浪的生活方式来表达出他们对民族主义和越南战争的反对,他们提倡非传统的宗教文化,批评西方国家中层阶级的价值观。

为人不动声色夺位,为权能言善辩看势,为利八面玲珑取物,为路笑里藏刀伏智。

2、嬉皮士运动追求自由与和平的反传统文化运动

嬉皮士运动的诞生

1960年代,美国社会正经历着巨大的变革。年轻人开始对传统的社会规范和道德观念产生怀疑,他们渴望追求自由和和平。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嬉皮士运动应运而生。

嬉皮士运动的定义与理念

嬉皮士运动是一种反传统文化运动,它强调个体的自由和和平,反对战争、暴力和压迫。嬉皮士们主张摒弃物质主义,追求心灵的自由和内心的平静。他们倡导和平与爱,主张通过非暴力的方式改变社会。

嬉皮士运动的核心价值观

嬉皮士运动强调个体的自由。他们反对社会对个人的束缚和限制,主张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幸福。嬉皮士们相信,只有在自由的环境下,个人才能发挥最大的潜力,创造出真正有意义的生活。

和平是嬉皮士运动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他们反对战争和暴力,主张通过和平的方式解决冲突。嬉皮士们相信,只有和平才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平等和幸福。

3.反物质主义

嬉皮士运动强调摒弃物质主义,追求心灵的自由和内心的平静。他们认为,物质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幸福,而是会让人们陷入无尽的欲望和追逐。嬉皮士们主张简单的生活方式,注重精神层面的满足。

嬉皮士运动的操作步骤

1.探索自我

嬉皮士运动鼓励人们探索自我,寻找内心的真实和平静。这需要我们反思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思考什么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通过与自己对话,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自己的需求和愿望。

2.摒弃物质主义

嬉皮士运动倡导摒弃物质主义,追求心灵的自由。我们可以通过简化生活方式,减少对物质的依赖,从而获得更多的内心满足。例如,我们可以尝试拥有更少的物品,注重体验和感受,而不是追求物质的积累。

3.传播和平与爱

嬉皮士运动主张传播和平与爱的理念。我们可以通过参与和平活动、传递友善的信息和行为,以及支持社会公正来实践这一理念。例如,我们可以参加和平游行、支持慈善机构和志愿者活动,为社会的改变做出自己的贡献。

3、嬉皮士和披头士有什么不同?

嬉皮士是欧洲国家兴起的一种文化,1945二战结束后到七十年代都是嬉皮士文化的兴盛时期,这个时期的青年爱好幻想,但有不满屈从于黑暗的令人失望的现实所以开始叛逆,荒诞,这也成了嬉皮文化的特点。 披头士是英国最著名的摇滚乐队,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摇滚组合,他们在1964年登陆美国,这一年成为了世界流行音乐是的开端,对后世的摇滚乐流行乐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披头士乐队是嬉皮文化的一种体现。

嬉皮士和披头士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它们有以下区别:

1. 起源不同:嬉皮士起源于美国,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出现的社会文化运动的一部分,而披头士是指The Beatles乐队。

2. 风格不同:嬉皮士强调个人自由和自我实现,穿着打扮非常随意,常常穿着长头发、花衬衫、印度式长袍等,而披头士是一支英国摇滚乐队,他们的音乐风格对当时的流行音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3. 文化背景不同:嬉皮士运动背后包含着反战、反文化、反传统、反技术的思想,而披头士的音乐则带有浓厚的美国摇滚乐、布鲁斯音乐、民谣摇滚乐和流行音乐的特点。

尽管嬉皮士和披头士有以上不同,但两者之间也有一些联系。比如披头士的歌曲《革命》就是嬉皮士文化的代表之一,而披头士的成员也曾经在60年代初期受到嬉皮士文化的影响。

嬉皮士和披头士有什么不同?

嬉皮士是欧洲国家兴起的一种文化,1945二战结束后到七十年代都是嬉皮士文化的兴盛时期,这个时期的青年爱好幻想,但有不满屈从于黑暗的令人失望的现实所以开始叛逆,荒诞,这也成了嬉皮文化的特点。 披头士是英国最著名的摇滚乐队,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摇滚组合,他们在1964年登陆美国,这一年成为了世界流行音乐是的开端,对后世的摇滚乐流行乐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披头士乐队是嬉皮文化的一种体现。

4、嬉皮士的嬉皮士运动

旧金山海特·亚许柏里地区的嬉皮士是以一个叫做Diggers的团体为中心。这个街头剧团体将即时性的街头剧、无政府主义行动和艺术表演结合在一起,他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由城市”。他们受两个不同的运动影响:一方面受波西米亚主义的、地下艺术的、剧团的影响,另一方面受左派的、民权主义的、和平运动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也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嬉皮士社团。1967年夏许多年轻人(警察估计有七万五千人)聚集在海特·亚许柏里分享他们的新文化的音乐、毒品和反抗。

60年代末嬉皮士运动达到其高潮。1976年7月7日《时代》杂志将嬉皮士运动作为其封面故事:《嬉皮士:一个次文化的哲学》 由于许多嬉皮士在他们的头发里带花或向行人分花,因此他们也有“花童”的外号。

很多嬉皮士来自白人富裕家庭,他们抛弃富裕,来感受并赞美贫穷,体验简单而随意的生活。

正因为这些富家子弟享受过主流的中产阶级的舒适生活,才有可能成为这种虽然舒适但扼杀人的创造力的生活的反叛者,也只有真正感受过主流文化的人,才有可能看到它的弊端,从而对它进行批判。 1969年,青年反主流文化的代表人物罗斯扎克发表了《反主流文化的形成》一书,该书明确指出,反主流文化是对现代技术社会的一种反思。

反主流文化的参加者们不屑于像新左派和学生运动的参加者们那样,用参与性民主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他认为只要客观意识的观念还在控制着社会,技术对社会的控制、专家对社会的统治就不会结束。

嬉皮士们认为,美国是一个被惯例和陈规所充斥的世界,它已经成为压制人的个性,迫害个人自由生活的陈规陋习的总和,只有逃离这个社会,摆脱与现实社会和现实文化模式的种种联系,才能使个人和美国社会免于走进死胡同。 为了有效地反抗这技术高度发达、物质极端丰裕、但人的精神受到控制的社会,他们提出“回到史前”的口号,希望在史前时期寻找精神力量。

他们特别欣赏“无为而治”,认为只有无为而治的简朴社会,简单生活,才能保证公民个人的尊严和自由。因此,他们从生活做起,掀起“生活的革命”,来反抗主流的、精英的、技术的、物质的社会。

5、什么是嬉皮士运动?

  年代的精神是叛逆的,60年代的文化是叛逆的,60年代的生活也是叛逆的。

  在60年代的西方,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蔑视传统,废弃道德,有意识地远离主流社会,以一种不能见容于主流社会的独特的生活方式,来表达他们对现实社会的叛逆,这些人被称为“嬉皮士”(Hippie),由嬉皮士参加的,以文化的反叛和生活的反叛为主要内容的反叛运动被称作“嬉皮士运动”。

  嬉皮士运动是在反叛的自我意识的推动下开始了通向未知天地的旅程的。它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美国纽约等地以奇装异服和怪异行为反抗传统的比尼基分子。这些人鼓吹远离社会,提倡“新生活”、“新文学”和“新艺术”,他们吸大麻,听爵士乐,反对传统的两性观念,并创造了“hip”这个词,开嬉皮士文化之先河。

  60年代在学生反叛的历史氛围之下,嬉皮士运动形成规模,嬉皮士文化蔚成风气。当时,许多年轻人以着奇装异服,留长发,蓄长须,穿超短裙,吸毒品,听爵士乐,跳摇摆舞,同性恋,群居村等极端行为反抗社会,抗拒传统。1967年,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名叫麦克·梅特利的16岁的中学生离家出走,周游全国,希望寻找友谊和手足之情。1968年,他回到了家乡莱顿城,与7名辍学的大中学生一起,建立起最初的群居村-“莱顿公社”。他们生活简单,男女分居,从木屋旁的小溪里汲水,用木材烧饭,主要食品是马铃薯、玉米和大豆。在“回到史前”和“寻找友谊”等口号的引导下,群居活动在美国兴起。最初,群居村主要建在旧金山的衿树岭地区、落山矶的日落带和纽约的东村,后来遍及全国。1970年,全美国有200多个群居村,成员4万人,1971年发展到近3000个群居村。群居村里崇尚反朴归真的生活,实行财产、子女乃至性爱的公有制,注重教育和环境保护。群居村的成员们要创造一种另类的生活,他们认为,“我们生活在美国,但我们不属于美国”。群居村活动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嬉皮士运动迅速蔓延到欧洲,在欧洲出现许多嬉皮士的群居村。在联邦德国,这样的群居村大约有11万个。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市郊,有一个北欧最大的“自由村”,其成员都是青年男女,他们抛弃一切现代文明的束缚,自由地、“原始”地生活。

  嬉皮士们还热衷于用极端的方式来发泄自己。他们从吸毒中寻找幻境,寻求刺激。60年代吸毒在年轻人中甚至成为一种时尚。据美国《新闻周报》报导,1969年,美国57所大学中有31.5%的学生沾染过毒品,有人称这种现象为“毒品文化”。有的嬉皮士还醉心于男女性爱和同性恋之中,以追求快感,摆脱苦恼,蔑视和反抗传统的性爱观。

  很多嬉皮士来自白人富裕家庭,他们抛弃富裕,来感受并赞美贫穷,体验简单而随意的生活。正因为这些富家子弟享受过主流的中产阶级的舒适生活,才有可能成为这种虽然舒适但扼杀人的创造力的生活的反叛者,也只有真正感受过主流文化的人,才有可能看到它的弊端,从而对它进行批判。1969年,青年反主流文化的代表人物罗斯扎克发表了《反主流文化的形成》一书,该书明确指出,反主流文化是对现代技术社会的一种反思。反主流文化的参加者们不屑于像新左派和学生运动的参加者们那样,用参与性民主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他认为只要客观意识的观念还在控制着社会,技术对社会的控制、专家对社会的统治就不会结束。嬉皮士们认为,美国是一个被惯例和陈规所充斥的世界,它已经成为压制人的个性,迫害个人自由生活的陈规陋习的总和,只有逃离这个社会,摆脱与现实社会和现实文化模式的种种联系,才能使个人和美国社会免于走进死胡同。为了有效地反抗这技术高度发达、物质极端丰裕、但人的精神受到控制的社会,他们提出“回到史前”的口号,希望在史前时期寻找精神力量。他们特别欣赏“无为而治”,认为只有无为而治的简朴社会,简单生活,才能保证公民个人的尊严和自由。因此,他们从生活做起,掀起“生活的革命”,来反抗主流的、精英的、技术的、物质的社会。

  “Do your own things”

  虽然从表现形式上看,嬉皮士运动与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判政府的学生反抗运动相反,不是通过积极的社会宣传来参与社会改造和改良,而是以遁世的方式对社会作出的一种消极的反抗。但实际上,嬉皮士们自己认为,西方社会正处于新旧文化的交接点上,他们是时代的先锋,正在积极地创造一种新生活,开创一种亘古未有的新事业。嬉皮士们所笃信的箴言,“做自己的事”(do your own things),体现出他们对现实、对传统的视和反抗。嬉皮士们希望通过逃避主流社会,随心所欲的放荡和不受任何约束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找回在高度发达的现代理性社会中所丧失的人的原始情欲,恢复在人的个性中所包含着的文化创造的动力,抗拒现理性社会对人性的扼杀,以求达到文化的超越、人的精神的解放和人的生存状态的更新。他们相信,随着嬉皮士运动的兴起,大众将出现新的觉醒,一个真正自由、平等、博爱的新世纪即将破晓。应该进一步看到的是,虽然嬉皮士运动源于年轻人的反叛意识和反叛的冲动,源于对现存一切事物的怀疑和否定,但是嬉皮士运动和嬉皮士文化的精神核心,仍然是资本主义的两大基本价值观-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做你自己的事”不仅意味着对现实权、传统、道德、规则、文化的反叛,还意味着他们创造新生活和新化的过程,是从自我开始,从自我的感受出发的。反主流文化的另一代表作,雷的《美国的年青化》这样认为,创造新的生活需要有新的意识,这种意识它既不同于美国农民、小企业主想向上爬的传统的世界观,也不同于罗斯福新政以来,相信个人承担更多的公共责任,政府采取更有计划的管理就能解决美国问题,而在这有组织的社会中个人失去了自我的观念。新意识来源于对现存一切事物的疑,它从自我开始,强调个人对个人负责,从本质上说,它是现代版的个人主义。嬉皮士运动中不入流的生活体现的是个人本能的感受,奇装异服表现的是个性和民主,人生的目的也不再是沿着社会阶梯向上爬,人生仅是一系列目标的选择和人的自我实现的过程。这种意识的最本质的东西是人自我的重新发现,其最重要的作用创造一个全新的、适合人需要的社会。

  嬉皮士运动及其所创造的嬉皮士文化不仅在美国泛滥一时,而且西方各国都程度不同地受到了它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嬉皮士文化成为六七年代西方社会文化的一种象征。其很多内涵一直影响到今天。

嬉皮士(英语Hippie的音意译)本来被用来描写西方国家1960年代和1970年代反抗习俗和当时政治的年轻人。嬉皮士这个名称是通过《旧金山纪事》的记者赫柏.凯恩普及的。嬉皮士不是一个统一的文化运动,它没有宣言或领导人物。嬉皮士用公社式的和流浪的生活方式来反应出他们对民族主义和越南战争的反对,他们提倡非传统的宗教文化,批评西方国家中层阶级的价值观。

他们批评政府对公民的权益的限制,大公司的贪婪,传统道德的狭窄和战争的无人道性。他们将他们反对的机构和组织称为“陈府”(the establishment)。

嬉皮士后来也被贬义使用,来描写长发的、肮脏的吸毒者。直到最近保守派人士依然使用嬉皮士一词作为对年轻的自由主义人士的侮辱。

当时的嬉皮士想要改变他们的内心(通过使用毒品、神秘的修养或两者的混合)和走出社会的主流。远东形而上学和宗教实践和原著部落的图腾信仰对嬉皮士影响很大。这些影响在1970年代演化为神秘学中的新纪元运动。

1940年代和1950年代美国的垮掉的一代称爵士乐音乐家为“hipster”和“beatnik”,同时这两个词也被用来称呼围绕着这些艺术家而出现波希米亚主义似的反文化。

1960年代,从垮掉的一代中演化出嬉皮士,同时从爵士乐中演化出摇滚乐。

在美国东海岸的格林威治村年轻的反文化者称他们自己为“hips”。许多来自纽约市区的失望的年轻人聚集在那个村中,他们穿着他们最旧的衣服。第一个用嬉皮士这个词来描写这些穿着旧衣的中产阶级子女的媒体是一个广播电台。

1965年9月6日旧金山的一家报纸使用首先使用了嬉皮士这个词来描写这些年轻的波西米亚主义者,但其它媒体在此后两年中几乎没有使用过这个词。

旧金山海特·亚许柏里地区的嬉皮士是以一个叫做Diggers的团体为中心。这个街头剧团体将即时性的街头剧、无政府主义行动和艺术表演结合在一起,他们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由城市”。他们受两个不同的运动影响:一方面受波西米亚主义的、地下艺术的、剧团的影响,另一方面受左派的、民权主义的、和平运动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也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嬉皮士社团。1967年夏许多年轻人(警察估计有七万五千人)聚集在海特·亚许柏里分享他们的新文化的音乐、毒品和反抗。

1960年代末嬉皮士运动达到其高潮。1976年7月7日《时代》杂志将嬉皮士运动作为其封面故事:《嬉皮士:一个次文化的哲学》

由于许多嬉皮士在他们的头发里带花或向行人分花,因此他们也有“花癫派”的外号。

嬉皮士经常参加和平运动,包括反越战的游行和争取人权的游行。青年国际党是嬉皮士中特别政治活跃的亚群。

从2005年的观点来看,嬉皮士性别歧视相当大,但实际上嬉皮士很快就接受了女性主义和平等主义的原则。

一开始嬉皮士对同性恋不十分容忍,但随着运动的发展他们越来越接受同性恋。

嬉皮士也通过“落出”社会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政治愿望和实现他们所寻求的变化。回到农村去、合作企业、替代性能源、新闻自由运动和有机农业在嬉皮士运动开始时都受到青睐。

许多人认为嬉皮士滥用毒品的程度被支持越战的人夸张。他们用这个借口来反驳嬉皮士反对越战的理由。但实际上的确有许多嬉皮士使用毒品。他们尤其希望利用毒品所产生的幻觉来达到内心的修养。尤其大麻和其它能够产生幻觉的药品如LSD和裸盖菇素。虽然也有许多嬉皮士不用毒品,但毒品往往被看作是嬉皮士的一个标志和他们不肯遵从社会守则的原因。

使用毒品至今被看作是嬉皮士文化的一个中心内容。

许多人认为嬉皮士不抽烟,因为他们认为抽烟有害,但当时的照片显示许多嬉皮士抽烟。

1970年许多嬉皮士的生活形式进入了主流文化,但其下的实质却很少被主流文化吸收。媒介渐渐丧失了对这个次文化的兴趣,年轻人对它也丧失了时髦感。随着庞克摇滚的出现嬉皮士甚至成为年轻人的反感形势。但也有许多嬉皮士保持了他们的生活方式,甚至在主流文化中保持他们的生活方式。直到2005年全世界到处依然有嬉皮士的社群点,有些人随着他们喜欢的乐队流浪。从1970年代初开始出现的为和平祈祷的彩虹聚会今天依然保持,其它聚会和音乐节则致力于生命或爱。

长发,大胡子。许多人觉得长发是一种冒犯,因为它代表不整洁或女性。

色彩鲜艳的衣着或不寻常的衣饰。

听一定的音乐,比如杰米·亨得里克斯和杰菲逊飞艇的幻觉性的摇滚乐、詹妮斯·乔普林的布鲁斯、斯莱和斯通家族、ZZ顶级乐队、死之民乐队等的音乐。

偶尔自己演奏音乐,一般吉他,一般在家里与朋友一起,或在公共绿地上或节日上。自由恋爱,公社式的生活

新嬉皮士是对21世纪的嬉皮士的称呼,他们恢复了一些196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观点,比如他们也强调自由,穿他们愿意穿的衣服,做他们想要做的事。与1960年代的嬉皮士不同的是新嬉皮士一般不政治性,而1960年代的嬉皮士实际上是一个政治运动。

保守的主流人士用嬉皮士一词来指吸毒的人,尤其吸大麻的人,以及不愿参加社会活动,缺乏社会义务感和缺乏卫生感的人。庞克摇滚次文化的人士则使用嬉皮士一词来指陈腐的、无聊的或讨厌的人。

在60年代的西方,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蔑视传统,废弃道德,有意识地远离主流社会,以一种不能见容于主流社会的独特的生活方式,来表达他们对现实社会的叛逆,这些人被称为“嬉皮士”(Hippie),由嬉皮士参加的,以文化的反叛和生活的反叛为主要内容的反叛运动被称作“嬉皮士运动”。

嬉皮士运动是在反叛的自我意识的推动下开始了通向未知天地的旅程的。它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在美国纽约等地以奇装异服和怪异行为反抗传统的比尼基分子。这些人鼓吹远离社会,提倡“新生活”、“新文学”和“新艺术”,他们吸大麻,听爵士乐,反对传统的两性观念,并创造了“hip”这个词,开嬉皮士文化之先河。

60年代在学生反叛的历史氛围之下,嬉皮士运动形成规模,嬉皮士文化蔚成风气。当时,许多年轻人以着奇装异服,留长发,蓄长须,穿超短裙,吸毒品,听爵士乐,跳摇摆舞,同性恋,群居村等极端行为反抗社会,抗拒传统。1967年,美国马萨诸塞州一个名叫麦克·梅特利的16岁的中学生离家出走,周游全国,希望寻找友谊和手足之情。1968年,他回到了家乡莱顿城,与7名辍学的大中学生一起,建立起最初的群居村-“莱顿公社”。他们生活简单,男女分居,从木屋旁的小溪里汲水,用木材烧饭,主要食品是马铃薯、玉米和大豆。在“回到史前”和“寻找友谊”等口号的引导下,群居活动在美国兴起。最初,群居村主要建在旧金山的衿树岭地区、落山矶的日落带和纽约的东村,后来遍及全国。1970年,全美国有200多个群居村,成员4万人,1971年发展到近3000个群居村。群居村里崇尚反朴归真的生活,实行财产、子女乃至性爱的公有制,注重教育和环境保护。群居村的成员们要创造一种另类的生活,他们认为,“我们生活在美国,但我们不属于美国”。群居村活动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嬉皮士运动迅速蔓延到欧洲,在欧洲出现许多嬉皮士的群居村。在联邦德国,这样的群居村大约有11万个。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市郊,有一个北欧最大的“自由村”,其成员都是青年男女,他们抛弃一切现代文明的束缚,自由地、“原始”地生活。